榮念曾 「香港帶路」打造國際文化交流網絡

2017-12-03 05:07 懂埭ㄩ痔粗勘

榮念曾 「香港帶路」打造國際文化交流網絡

坻腔釬こ▲壽衾嫘笣郤繚14瘍腔蜊膘睿樓膘◎ㄗ1993ㄛ蚾离ㄛ桽え蘢﹜忒詨蘢﹜源偶芞﹜散菜﹜藏俴渝﹜邧そ弝け脹ㄛ喜渡褫曹ㄘ婓桯擬笢酕賸衙癩奻腔耀攜睿笭膘﹝

榮念曾  「香港帶路」打造國際文化交流網絡

「一帶一路」的區域發展網將為文化交流帶來什麼機遇與挑戰?香港在此語境中又能擔任怎樣的角色?進念·二十面體主辦「香港_帶_路城市文化交流會議2017」,集合12位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城市的藝術大師進行創作切磋,也邀來數十位沿線城市的藝術家與研究者,在香港就文化議題展開討論。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尉瑋圖:進念·二十面體提供進念·二十面體藝術總監榮念曾多年來致力跨文化交流的策動,曾參與包括亞洲藝術網絡、亞太表現藝術網絡、「四城會議」及世界文化論壇聯盟等重要文化網絡的建立。對於「香港帶路」,他認為會議的最終目標是形成文化智庫、國際文化交流的智庫。「怎麼才可以做到呢?需要審視什麼叫做交流,什麼叫文化交流,什麼是文化交流的重心,以及背後如何策劃。」香港的領路人角色這次交流計劃的定位為「一帶一路」跨城市文化實驗,其題眼卻是「香港帶路」,足見主辦者對於香港在國際文化交流上主動地位的肯定。「我們(進念)一向做的東西都是帶茩輕銊吽A而香港則帶茪漲a動。很多國際網絡,香港的投入在內地之前很多年。」榮念曾說。他回憶2002年時組織世界文化論壇,笑言從理念上那15年前的嘗試盡可以被看做是「一帶一路」的前奏。「可能有時想得太超前,資源未足夠支持,但是超前的理念仍然很重要。」在他看來,多年來的持續積累與不斷發力,香港建立了許多原初性的、世界性的文化網絡,這一點可以為內地提供借鑒;相較而言,內地現在熱衷投入巨資來打造大型活動,但容易流於表面,「沒有具體的累積,雖然錢用得很多。我們很省的,非常在意怎麼去用資源。」他笑蚖﹛C近年來,交流、網絡、論壇,是香港文化藝術圈中的熱詞。西九的「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藝發局的國際文化領袖圓桌交流會、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組織的「文化領袖論壇」......各個層面的國際交流熱鬧紛呈,但與會來賓在短短幾日中的簡短主題發表後,真正為業界留下了什麼,大概才是個中重點。「我們始終沒有一個文化發展藍圖。」榮念曾說。對未來缺乏視野與規劃,往前推,是對當下的分析闕如,再往前,是對過往總結與反思的缺席。如果缺乏這部分的深入討論與專業研究,只是簡單粗暴地帶茪f號往前衝,最終只是一個活動接茪@個活動,一個節目接茪@個節目,熱鬧過後,煙消雲散,什麼都沒留下。缺乏長遠規劃和宏觀視野香港本地對於文化發展及文化政策專業研究的缺乏,以及社會對「急」與「快」的追求,對文化產品消費式的量化評估,一直都是問題的癥結。「香港先天有些地方是不足的。政府的觀念仍然是投資文化藝術是買服務和節目,而不是投資去買機構發展和文化基建。它只是慣性地去做,比如說到資助的管理,通常是講觀眾數量,而不是質量的發展。」榮念曾回憶自己參與西九和藝發局討論時,曾多次提出在資助中撥出部分鼓勵藝術組織做長遠和宏觀規劃,但多年來幾乎沒有進展。「長遠規劃就是,比如你作為一個劇團,會想未來五年到十年想要達到什麼?宏觀就是除了關心自己劇團外,對於整體文化你覺得應該怎麼發展。沒有這樣的東西,你永遠只是一個工廠仔,藝團像一個小工廠不停地生產,因為你都不明白大環境。但所有人,對環境都是有共同的責任的。」他認為現在的西九、藝發局、康文署仍然難逃節目主導的困境。「很難怪康文署,它有很多官僚的體制,很難去突破做出大膽的改變。但我覺得小一些的組織,比如藝發局應該可以做到。比如每批一筆錢都規定20%要用來做發展,討論你的創作和大環境的關係,間接鼓勵藝術家和藝術組織有個發展;而不是只是管你的錢用得對不對,用量化的評估標準把事情框住。」榮念曾認為,要推動整個大環境,政府、民間、藝術組織各個都責無旁貸。「如果藝術組織沒有視野,就只是做自己的事情;如果民間對藝術組織的期待只是有些產品供我消費,那民間也沒有什麼力量;政府更加了,它資源比較多,如果沒有長遠的視野,資源錯配,很可惜。」思考這些問題,知識基礎(knowledgebase)很重要,也許這也是為何榮念曾一直強調建造文化智庫的重要性。如果沒有具批判性的研究基礎,大家只能見步行步,見招拆招,不會有長遠的積累和成長。討論文化組織的角色與前景這次的「香港_帶_路城市文化交流會議2017」包括幾部分主要內容。節目上有《一桌二椅》,12位來自世界不同城市的藝術家會以中國戲曲的傳統舞台配置「一桌二椅」來進行創作交流,呈現4場演出。研討會上,將近70位來自世界各地「一帶一路」沿線城市的藝術文化工作者、決策者和學者將聚集文化中心,集中討論四類機構--國際藝術活動及藝術節機構、政府及立法機構、大學及研究組織和基金會、公共媒體及藝術獎項機構--在文化發展和文化政策中的角色,並透過跨文化的互動與探索,尋求未來長遠發展智庫型網絡的可能。至於啟動於1997年,今年踏入第20年的「四城會議」,則將繼續梳理香港、台北、上海及深圳間的文化交流數據、政策及策略。「我常常覺得『一帶一路』也好,世界文化論壇也好,都是希望對文化發展能有一個具知識基礎的計劃。但是文化發展在不同地方的語境很不同。香港是一個比較國際性世界性的城市,它討論文化的發展可以有一個世界文化的角度,內地則還處在澄清自己在做什麼的階段,而它的持份者的複雜性又大過香港很多倍。」榮念曾說,「我想要推動的,一個是比較研究,幾個城市同時討論文化現象以及它和文化政策之間的關係,文化發展未來的挑戰,文化交流的組織現在面對的問題和挑戰。另外一個就是政策如何影響機構,怎麼再影響整個文化的發展。」對一些大家已經形成固定理解的概念也要正本清源,細化討論,「比如文化產業,我們很快就聯想到經濟效應,馬上就偏離了核心;又或者國際文化交流,由政府的層面馬上想到的就是政治宣傳,國家軟實力等等。要怎麼可以重新回到這些概念本身?需要文化組織自己很清楚,和教育有關係的組織也要很清楚。」《一桌二椅》12月2日、7日、8日晚上8時《香港_帶_路城市文化交流會議2017》12月9日、10日上午9時至下午5時《香港|台北|上海|深圳城市文化交流會議二十周年》12月7日、8日上午9時至下午5時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孮帢鉏迤睿羷褎孻 )